摇摆,摇摆,然后坠落。
 

脑洞堆积【7】

伊甸园没有黑夜。逆流的河水环绕起中央的生命之地,生灵歌唱的黎明,金木樨花的香气。

雷狮无视了耳边的一切声响,站在巨大的世界树下抬头望着白色枝叶间的某处。

他在等那颗苹果从青色变成红色。

他等了九十九天,虽然伊甸园没有黑夜,但身为黑夜的来客,他还没忘了自己的本能。

原本撒旦只是让他来取走一颗伊甸之果,也没指名道姓要这棵树上的哪一个。按理说这任务简单的很,金木樨盛开的季节同样是伊甸果成熟的时候,变成一条蛇溜进园子里的雷狮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达到了那颗世界树下,茂密的白色枝叶间满是鲜红的果实,艳丽得像是流淌而下的血。

雷狮刚想爬上去摘一颗完成任务走人——也就那么一瞬间的事,世上巧合太多,来的太快就像场特级龙卷风。

万红丛中一点绿。

这树上千千万万个红苹果,偏偏有那么一个是绿的。恶魔的心态总是能体谅人类的——物以稀为贵,这道理亘古不变,于是他决定要摘那个青苹果。

细长的蛇尾刚卷上苹果细细的白色果茎,就有个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陌生的来访者,你为何要摘走在下呢?”

雷狮心里一咯噔,这苹果成精了。果然上帝园子里没什么正常的东西,刚进来那会儿他还听见那几丛木樨花在窃窃私语生殖隔离是个什么玩意儿。

“老爷子要我来摘个苹果回去交差,所以我看上你了,懂?”

青苹果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这件事对你很重要吗?”

雷狮撇了撇嘴。

“当然。要是空着手回去说不准会被扔进那条三头笨狗的门里咬上个几百年。”

当然这对我没什么用——那条蠢狗是我养着的。

“听起来相当严重啊。”

苹果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所以乖乖跟我走怎么样?算是救我一命。”

“也不是不行,但...”

雷狮晃着尾巴等它说下去,但苹果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开口说一百天后他可以把它带走。

“为什么要等一百天?现在不行?”

“你看见我的兄弟们了吧,他们都只差落地成人这一步了,但我还没有成熟。”青苹果茎上挂着的叶子晃了晃,似乎有点难过的样子,“再过一百天,我大概就会熟了吧。我想知道那种感觉...从出生起我就挂在这儿一动不动的,如果能变成人用自己的双脚去行走,去看看这个地方,就不会有什么遗憾了吧。”

事儿逼。雷狮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没说出来,毕竟这里是上帝的后花园,不是他家。这条件也不是不能接受,反正黑色世界的居民拥有近乎无限的时间,区区一百天根本不用在乎什么。

“好吧,一百天之后我就会带你走——无论如何。”

他晃了晃尾巴,示威似的用毒牙碰了碰苹果泛着淡淡香气的外皮。

但一周之后他就有点儿后悔了。

这苹果智商还真和小孩儿似的气人,有着一颗填不满的好奇心。他几乎整日整夜去和这个笨苹果讲述自己的见闻——人间,地界,天国,最深的海洋深处沉睡着鲸的骨骼,没有双足的鸟儿飞到死亡的尽头才能停下旅程,时间的旅者唱着书写在羊皮纸上的歌谣,游吟诗人的木琴声回响在春日的清晨。

他说的口干舌燥,几乎有种咬一口苹果解渴的冲动——伊甸园的河水于他而言是不能喝的,对光明来说那是甘霖,对黑夜来说那和剧毒无异。

后来他讲得实在太累,就盘在树枝上靠着苹果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这个暂时使用的小小身体带上了一股甜味——苹果的香气居然自带传播效应。但很快他就发现这种果香只有这颗笨苹果有,其他的红苹果安安静静地挂在树枝上一动不动,漫长的时间里一问一答的只有他和那只青苹果。

他告诉苹果何为人,何为世界,何为信仰。渐渐的苹果问的少了,偶尔会在他说完些什么之后发表一些自己的意见——非常明显,正如孩童的成长一般,这颗苹果确实在走向成熟。

第十天的时候苹果上出现了一小块红色。苹果兴奋地向雷狮炫耀那一块小小的红色,雷狮看了眼在枝头晃来晃去的苹果,没有接话。

他们接着聊。故事讲完了,日常唠嗑完了,剩下的时间就只有独处时常常听见的风声。

那些红色越来越多,它越来越像自己的同伴那样,即将变成一颗成熟的果实。

直到有一天,第一颗苹果掉了下去,落进白色的土壤里。落地之时它已不再是一颗苹果了,而是一个不完整的人。上帝的伊甸之果能化作人类的躯体,却无法拥有一颗心脏。

越来越多的苹果掉下去,越来越多的无心之人诞生在伊甸之中,他们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这个空旷的乐园之中,直到因饥饿和病痛而呼吸衰弱,最终死去。

青苹果看着它的同伴们在蹒跚中倒下,最终回归他们诞生的土壤。

“不和我聊聊吗。”雷狮用尾巴敲了敲苹果。

“...为什么?”年轻的声音听起来是在颤抖,夹杂着迷茫。

最初神和恶魔诞生的时候,神拿走的是生的权利,他们将无用的感情留给了恶魔。所以神造物难以拥有自己的感情——他们早已失去创造感情的能力。相反恶魔带着这种柔软的诅咒在漫长时光里将其消磨殆尽——拥有,却不觉得多么可贵。

苹果不再说话了。雷狮想了一会儿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了那些颤抖的枝叶。

——真是个傻的。

雷狮叹了口气,用尾巴卷起苹果,脑袋嗑在果子窝那一处塌陷里打算睡过最后的几天。

“晚安,蠢货。”

第九十九天的时候苹果的身体已经完全变红了,那些昔日的青色已经找不到分毫。

“还有一天你就要变成人了,感觉如何?”

苹果没说话,果实和叶子纹丝不动。

“喂?”

“喂!”

雷狮没好气地甩了苹果一尾巴,却还是没听到任何回应。这个一向从容自在的恶魔第一次有些慌张,这笨苹果从没胆大到不理他过。

莫名的烦躁中他们迎来了第一百天。

苹果并没有掉下去。

“说好的,我该带你走了。”

“...没什么要说的了?”

“连个告别都没有吗,臭小子。”

说了一长串也没得到什么回答,雷狮无趣地垂下了尾巴。

“行吧,那我就摘了啊——你没机会反悔了。”

蛇的牙尖即将咬断那一截白色果茎的时候,久违的声音响了起来。

“雷狮。”

这是苹果第一次认认真真喊出这个名字。

“让我下去。”

雷狮嗤笑了一声,骂了句白痴,然后干脆利落地咬断了那截果茎。他没去接掉落的苹果,那颗成熟的果实落向地面,带着刺目的光芒。

苹果长得挺好看。

雷狮看着面前赤裸着身体的青年,心底涌出一阵笑意。显然对于这具身体不太适应,刚化做人的苹果动了动四肢,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那双迷茫的瑛绿色眼睛盯着脚下的土壤出神。

“你说要自己走走,现在感觉如何?”

苹果傻乎乎地盯着他看,看得雷狮忽然就没了接下去的台词。

“啊,算了。看在你和我聊了一百天的份上,,送你个礼物得了。”

恶魔褪去的蛇的姿态,显露出黑夜的身形。漆黑的巨翼遮住了阳光,他俯下身来,在果实唇口落下一吻。

“给我心怀感激地收下吧。”

无神的瑛绿色眼睛里第一次折射出了光彩,而它映出的第一幅景象便是恶魔紫色的瞳孔。胸腔中空缺的心脏的位置似乎有什么在跳动着,挣扎着想表达某种即将挣脱而出的感情。

“雷...狮?”

“还记着我,真是意外啊。给你取个名字怎么样?”

“...名字?”

“必要的东西。那就叫你...安迷修好了。”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128)
 
上一篇
下一篇
© A2迦青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