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摇摆,然后坠落。
 

脑洞堆积【6】

黑泥太子安脑洞,单箭头雷安,狗血大戏,愉快(并不)的三人行,剧情捏造,ABO设定
非常狗血
非常狗血
非常狗血


好的,开始⬇️
雷狮第一次和安迷修怼,一是因为安迷修半路从天而降行侠仗义,二是因为安迷修身上有股让他心情爆差的气息,原本他把这归咎为双A信息素天生不对盘,结果迷宫战里公开资料的时候安迷修那栏明晃晃一个O。
安迷修看起来是个心很大的O,参赛期和休战期他并不避讳整天行走在实力强劲的A之间,相比差劲的女人缘,男人缘倒是意外好,雷狮在地下酒吧那些昏暗的角落里总能听到某些恶意或爱慕的窃窃私语,甚至有些低位的参赛者借着酒劲口出狂言,说大赛第五在床上也乐于助人,放荡不堪。
雷狮想到了安迷修那张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脸,那双瑛绿色的眼睛里有着光,原石一般干净纯粹,却透着异样的冷漠。
安迷修身上的信息素每隔两周都会从稀薄恢复到往常的程度,虽然没有彻底标记,但这种精准控制临时标记的行为确实引人遐想。
你身上的味道换的还真快。
某一次的出言挑衅,可对方给予的回答是沉默。
他们做过几次,有时是以交易的名义,有时是单纯的发泄欲,没有亲吻没有拥抱,只在最初粗暴进入的时候雷狮有些发狠地摁住了安迷修被微微撑起的小腹,像是在质问,也像是在自嘲。
他们也像我一样到过这里吗。
安迷修盯着天花板像是没有听到这句话一般,那双瑛绿色的眼睛变得有些呆滞。
自此安迷修在雷狮面前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这种微妙的肉体关系也顺理成章地延续了下去。
雷狮厌恶安迷修的留痕体质,层层绷带下时不时会出现不属于他的暧昧痕迹,于是他会报复性地制造更多,宛如隔着空气和某人争夺所有权。
安迷修是个极其矛盾的存在,骑士道教会他善待弱小,捍卫信仰,但他从来孤身一人,走入阴影之时便袒露出空洞的本质。一半被填充正义,另一半却难以被看清。
大赛最终没有完成残酷的筛选,神使们暂时失去了一部分控制权,背后的观战者们除了不满这个无聊的结局,其余并无损失。
离开凹凸星前雷狮收到了太子的邀请,虚伪的字句令人烦躁,可讯息的末尾却带着某种恶意的挑衅。
也许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有趣的东西。
太子的私人舰和羚角号一同停泊在宇宙港口,雷狮看了眼这艘比起多年前更为骚包的战舰,却发现了站在舱口的安迷修。
原本的白衬衫换成了黑紫两色的修身长袍,即使明显带有某些恶趣味地减少了某些地方的布料,但仍看得出是雷王军队的制服。
“欢迎您,三皇子殿下。”
安迷修并没有给雷狮提问的时间,行了军礼之后便转身带路,他身上又出现了第一次见面时的信息素,雷狮忽然觉得胃部有些抽搐。
熟悉的厌恶感。
那信息素来自于太子。
兄弟见面的时候太子故意留下了安迷修旁听,雷狮沉着脸和太子对峙,偶尔会看几眼面无表情的安迷修。
“对了,忘了给你介绍,不过你们应该已经很熟悉了...这是我钦定的骑士团长。”
太子打了个手势,安迷修露出犹豫的神色,最后还是走了过去,有些僵硬地坐在了太子的腿上。
“所以,是你安排他接近我的?”
雷狮冷笑了一声。
“说起来是个意外,”太子漫不经心地抚摸着安迷修裸露在外的皮肤,饶有兴致地看着雷狮更为阴沉的脸色,“原本我是想让他夺冠,好让我在神使中安插进自己的势力...可惜并不顺利。倒是没想到我的骑士长这么讨人喜欢,连你这种冷血的野兽也会动心。”
“你的东西随便蹭上别人的气味你也毫不在意?”
“我的占有欲还没你那么重。他始终是我的东西,这一点就足够了。不过——原本他也有可能会你的所有物,可惜当年你走得那么利落,我自然就照单全收了。”
“......什么意思。”
“再生战役的战利品。纯正的元素后裔,但愿你的记性还没差到忘了那个盛产Omega的星球。”
“那颗星球早就被吞并了。”
“但雷王星把它抢了过来。虽然性质没有区别,但雷王成了替他们复仇的恩人,作为回报他们送来了这批纯血Omega,这位骑士长就是其中之一。”
“......那座所谓的黑塔,当初他们是被关在那里的?”
“没错,难为你还记得。”
雷狮握紧了手掌,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那个记忆中的名字。
“...An。”
一直没动静的安迷修忽然转过了脸。

流星很自由。
年幼的三皇子蹲在树干上看着底下匆忙跑过的侍女,无聊地叹了口气。
“那里很危险。”
突如其来的声音差点把小王子给吓成失足少年,小王子一回头,看见了窗后一双胆怯的眼睛。
这棵树长在黑塔最近的地方,有不少枝干顺势长进了窗口里。大人们提起这座塔总带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于是小王子总是把这里当作探险之地,但他从未见过这样一双瑛绿色的漂亮眼睛。
于是少年们有了一个小小的约定,每晚小王子都会爬上塔边的大树去给塔里的孩子讲故事,有些是大人们读给他的枕边书,有些是他自己胡诌的冒险故事。他告诉塔里的孩子,他想当个宇宙海盗,周游宇宙,还能耍帅。
塔里的孩子问,海盗是不是都戴着头巾?
小王子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大概只有帅气的海盗才会带吧。
塔里的孩子笑得很开心,说那你应该要戴一条白色的头巾,因为你的黑发很漂亮。头巾上应该还有颗星星,因为你总说自己羡慕流星。
小王子认真地盯着塔里的孩子,问如果自己有办法离开这里,愿不愿意和他一起走。
他在对方带着些哭腔的笑声里得到了答案。



“好啊,我等你。”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93)
 
上一篇
下一篇
© A2迦青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