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摆,摇摆,然后坠落。
 

HBH

哨向雷安,精神体视角

意识流

半夜脑子不清醒,be,当笑话看看就行了。


【1】

我曾在梦中。

触碰一线星辰,坠入云层,亲吻某个闪耀的灵魂。


【2】

An喜欢窝在我的肚皮底下打盹。

每个悠闲的午后我都会趴在木质长廊里晒太阳,纯白色的海东青扭着身子从落地窗缝挤出来,一路打着滚钻到我怀里。

每到这时候我都忍不住翻个白眼——虽然一只黑豹翻白眼的场面一定很诡异。能让An不宅在小房间逃命似的跑出来,肯定是本体又在卿卿我我互啃嘴唇了。

噢,说不定还有点儿下半身的交流。

An的主人安迷修是个新来的向导,至于短短半个月就被我家主子泡到手,实属憾事。安向导为人正直看着也直,乐于助人喜好撩妹,挺好一小伙子,怎么就栽在我家这颗花脖子树上了呢。

我眯起眼睛看见了门缝里推搡着倒进床里的两人,默默移开了视线。

An啄着我脖子上的绒毛,撒娇似的往我脖子上靠。


【3】

拳打脚踢,亲密无间。

打是亲骂是爱,那我家肯定爱的刻骨铭心,掏心掏肺。自从他俩结合之后就没见他们安稳过一天,莫名争吵莫名斗殴,最常见的就是满脸怒意的向导拖着哨兵的领子往房间走,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争吵变成了另一种意味上的调情。附赠限制级对话,自行脑补。

噢,辣耳朵。

日常被排挤在房间之外的我叼着An的后颈默默走开。


【4】

我见过所谓长夜。

那不详的黑色曾经占据着他精神海的大半,天空摇摇欲坠,海水分裂,暴露出黑色的疮口。

我咬着他那件白色卫衣的衣袖拖着他远离那片风暴,爪子陷进尖锐的沙堆,寸步难行。

他的海每日经受着风暴,船只沉入深渊,星光相继死去。粘合十几年的玻璃世界,白光刺眼,我诞生于此。

我见证了年幼的他沉默着扭断了生父的脖颈,见证他日渐锋利的眉眼,张扬肆意,心口的伤痕却从未愈合。他有花花公子的自嘲方式,但那些温柔的向导素堪堪遮住裂缝,又因沉郁刺骨的痛苦而退却。

安迷修是个例外。

毫不体贴,莽撞而固执。

刚觉醒能力的向导本不该进入这片海——如果没有那个吻。

酒精远不足以烧光我这个宿主的理智,唯一的解释是他自身的妥协。

热度,声音,心跳如鼓。

他们交缠于秋夜最后的一小时,十指相扣。

天穹崩裂,深渊坠落下彩虹。风暴退却,沙滩漫上软潮。疮口消退,绿意复苏。

那场心理生理的双重交战几乎压垮了这个年轻的向导,但那点儿温柔的泉水还是固执地滋润了每一寸枯萎的土壤,愈合了沉重的旧痂,安抚了行走在长梦中十几年的哨兵。

他的星,他的梦,他的爱情。

我漫步在新生的星之海,一只纯白的海东青在我身边蹦跶。


【5】

光辉,美丽,脆弱。

当光芒在那双眼睛里逝去,仿佛从此春天便再不会降临。

那只纯白色的小家伙没有落在我头顶。

战场中央他们仍然相拥。

我看到他的绝望和迷茫,黑与白,红与白,玫瑰死在第五个秋天。

他俯下身亲吻向导冰冷的嘴唇,喉间滚出痛苦的低吼。


【6】

他们尊他为导师,视他为明日之光。

但他的光芒早已死去。


【7】

我很欣慰他安稳活到了该死的年纪。

他拒绝了一切能把他的命再延长一点儿的方法,搬回了曾经有着木质长廊的公寓。

像所有老人一般,行动迟缓,老眼昏花,记忆衰退。

他的精神网庇护了国区几十年,终于得以解脱,留于这一片曾经的土地。

秋日的阳光总是很好。

我久违地躺在长廊上翻出肚皮晒太阳,就好像仍有一只白鸟会挤过窗缝,滚落到我怀里。

年老的哨兵靠在我身边慢慢坐了下来,像是一只缓缓停滞的钟表。

我在白昼中闭上了眼睛。


【8】

我曾在梦中。

有阳光的地方,他们相拥而吻。


全文链接
 
 
 
评论(12)
 
 
热度(301)
 
上一篇
下一篇
© A2迦青子|Powered by LOFTER